若吾永恒星辰

腐and百合。
带卡only,不拆不逆。
万年甜妈,不虐不be。
希望我的故事让你觉得温暖。
喜欢奇特的脑洞。
又手癌又瞎,看到文里有虫请不要大意的指出_(:3」∠)_
如果车挂档了说一下我会补上,谢谢!

【带卡】门对面的那位【3】

#电脑暂时活不过来了,我就用手机打点短文。所以不知道排版怎么样。

#碎掉土X幼卡,用烂的转世梗,不科学的地方比比皆是,私设一堆,逻辑死。

#假设以前的文字和现在的文字读音和样式都不同。

#人鬼情未了

#是脑洞先动的手!
——————————————————
卡卡西让带土陪她去买牛奶。
带土同意了,反正别人看不见他,他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乐得清闲,正想找点事情做。
卡卡西的父亲也要一起去,自从上次卡卡西只是丢个垃圾就拉着他去了中央历史博物馆,然后错过了末班车又没有钱只能走到半夜才回家之后就不再让卡卡西单独出门了,连上学放学也要接送。
卡卡西的父亲责问他怎么半夜回来去干嘛了,但是卡卡西对此异常缄默,绝口不提。
卡卡西的父亲又历来溺爱自己的独子,狠不下心去逼问也更不可能下手去打,只能每次出门的时候都由自己看着。
带土对此叫苦不迭,这样子卡卡西就没机会和自己讲讲话,唠唠嗑了,自己真的只能蹲在对方门对面的路灯底下当蘑菇。
今天是周末,卡卡西和父亲要一起去超市,趁着父亲还在门口穿鞋的时候,卡卡西扣好皮鞋带子就跑出门悄悄问带土要不要一起去。
当然要一起去了!
所以现在情形变成了这样,卡卡西的拉着父亲的手走在前面,带土像个背后灵也许就是背后灵在后面默默的跟着。
“唉呀,朔茂,这么早带卡卡西出门,是去超市吗。”
迎面走来一位大婶,带土认得,“卡卡西这好孩子真好啊要是我家孩子有他一半就好了”后援会资深会员之一,经常可以看到她在街上和别的大婶大叔聊“旗木家的孩子”。
不过朔茂这个名……
带土看着卡卡西的背影。
能再一次成为父子真好呐,虽然两位当事人已经完全没有自觉了。
“啊啊,是的,这不家里的食材快用完了。”
大婶蹲下身来捏捏卡卡西的脸,卡卡西似乎很不喜欢对方这么做,但是出于礼貌又不能躲开,只能任由对方乱揉乱捏。
“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吧,卡卡西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姐姐我哦。”
自记事起妈妈就过世了,一直是朔茂在拉扯,好在卡卡西也很懂事,父子两人过过清闲日子倒也乐趣无穷。
“这个自称……还真是够自信的啊。”带土在后面看着这大婶捏卡卡西脸,觉得很不爽。
拜托卡卡西都没让我捏过啊!别捏这么用力啊,没看到卡卡西一脸不情愿吗!脸都快被捏红了!
大婶终于终止了对卡卡西脸的蹂躏,而卡卡西听到了带土刚刚说的话,回过头看了看他,突然笑了笑。
带土呆住了,看着对方微笑的样子。
麻麻!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了天使!
“怎么了嘛,卡卡西?”朔茂看着自家儿子奇怪的举动,朝后看了看,但那里除了空荡荡的街道什么都没有。
“不,没什么,父亲,我们继续赶路吧。”卡卡西牵着朔茂的手,绕过大婶继续赶路。
带土赶紧跟上,和大婶擦肩而过的时候朝她做了一个鬼脸,还伸着舌头发出夸张的“呲”声。
反正别人看不见也听不见。
卡卡西又回头看了看,瞥见他这么幼稚的举动,嗤笑了一声,然后用口型跟带土说了两个字。
“白痴。”
不等对方有反应就转了过去。
带土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
已经多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
朔茂看了看卡卡西,又看了看背后的街道,一脸懵逼。

到了超市以后, 卡卡西踩着鞋跟“夸嗒夸嗒”的就跑向了海鲜区。
朔茂让他慢一点,卡卡西扒着秋刀鱼柜台转头叫父亲快一些。
带土看着卡卡西对着秋刀鱼极力掩饰却还是冒出的星星眼,觉得非常有趣。
这个世界的朔茂并没有自刎,两人的日子也是过得轻松自如,卡卡西又是个小孩子,虽然依旧口不对心,充满了傲气,但是并没有那种像是自虐一般的固执和死劲儿。
带土看着矮自己好几个头的小卡卡西,突然露出了寂寥的表情。
原本发现自己居然碰上了转世的卡卡西也是个意外,当时想着只要这样子看着对方生活就好,但是没想到他可以看到自己。
理智上说着要疏离对方,但是完全没办法对主动靠近自己的卡卡西置之不理。
何况还是这么可爱的小时候的卡卡西!
带土想起上次卡卡西突然凑近自己的样子,感觉有些脸红。
自己是不是真的到了大叔年纪了,年纪大的人就特别喜欢小孩子,还喜欢可爱乖巧的小孩子。
就像那些大叔大婶。
想到这儿带土突然感到全身恶寒,赶紧在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回过神来发现思绪飘远的那会儿朔茂已经抱着卡卡西好让身高不太够的他看见那些秋刀鱼。
父子两人有说有笑的。
看着两人幸福的背影,带土欣慰的笑了笑。
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能陪卡卡西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
如果哪一天卡卡西长大了,觉得自己这个大叔无趣了,或者因为其它什么原因要离开又没法想现在这样带上自己……
虽然心有不甘,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一开始其实是要来买牛奶的,所以卡卡西现在踮着脚在够牛奶。
手指推着牛奶瓶的边缘,虽然勉强,却牛奶瓶也确实在一点一点的移出货架。
卡卡西对于这种努力一些可以做到的事情非常执着,自己本身的性格也很自立,就没有告诉朔茂。
带土在一旁看的有些心惊胆战的。
其实上一次卡卡西拽着自己跑的时候,带土就发现对方可以碰到自己,不过貌似也只有他可以。
也许是因为同样也能看到自己?
带土提议他还是叫朔茂过来,卡卡西说不用。
虽然自己会穿过牛奶瓶和其它东西,但是鉴于可以碰到卡卡西,把对方举起来让他更好拿一点还是可以的。
但是如果被人撞见了,要怎么解释……超能力吗。
何况卡卡西都不让朔茂帮忙,怎么可能让自己帮忙。
带土只能干着急……
牛奶瓶终于到货架边缘了,卡卡西就稍一用力顶了一下。
“小心!”
在边缘上晃荡了一下,不负众望的掉了下来。
带土冲上去够,一瞬间卡卡西以为带土会接到的,就往旁边让了一下让带土接。
带土确实赶到了,可以说他反应相当快,但是牛奶瓶穿过他的手掉在了地上。
“啪!”
卡卡西回过神,赶紧去检查,幸好没有摔破。
抬起头看见带土望着自己刚刚接牛奶的手出神。
那眼神就好像……
看着什么不存在的东西。
直到朔茂赶过来,问卡卡西没事吧,然后告诉他不能这么勉强自己,下次一定要叫爸爸过来。
朔茂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
卡卡西搂着自己父亲的脖子,回过头看见回过神来的带土跟了上来。
比了比嘴型。
“谢谢你。”
想也知道估计身后又是什么都没有的朔茂依旧一脸懵逼。

“我可以买这个吗。”
卡卡西抱着一个盒子跑过来。
朔茂拿起来看了看,貌似是类似桌游的东西。
“通灵板?”
盒子上写着这是个通灵游戏,有一张写着字母的图和一片上边有着洞的三角板,游戏人先通过一些仪式通灵,然后和亲友一起手扶着板问一些问题,被召唤来的另一个世界的某些东西会进行回答,但不是用声音,它会扶着版移动,这样即使游戏人看不见它,也可以通过拼出的字母进行对话。
什么时候自家儿子有了这种爱好?
朔茂已经是满头问号,自从儿子半夜回家那次之后似乎某些地方变得奇怪了。
不过从未从傻爸爸模式出来过的朔茂 一对上卡卡西期待的表情,再一想从小到大卡卡西似乎都没怎么和自己要过玩具。
买买买!
购物篮里多出了通灵板。

卡卡西邀请带土去他家玩。
带土表示震惊!
“小朋友,邀请不认识的人去自己家玩是不对的。”
“我们认识。”
带土语塞。
“小朋友,虽然认识但是邀请奇怪的人去自己家也是不对的。”
“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是奇怪的叔叔吗。”
好好好,说不过你。
带土表示投降,从上个小时候开始和卡卡西打嘴仗就没赢过。
卡卡西开门让带土进屋,然后问他要饮料还是茶。
带土表示自己又碰不到东西,不用了,卡卡西还是执拗的泡了奶茶。
然后让带土去自己卧室玩,带土直接从餐桌穿了过去,然后穿墙而过进了卧室。
走正常的门进来的卡卡西就这样瞪着他。
带土直觉对方似乎是有些生气,到又不知道在气什么,卡卡西硬拽着他从正门正常重走了一次。
终于被折腾完的带土一屁股坐在了卧室的地上,这才有时间好好看了看。
标准优等生的卧室,干干净净的,棉被铺的干净整洁,书柜上满满全是书也分类的整整齐齐的,书桌上只有台灯和在右上角放好的书,墙上还贴着学习计划。
带土觉得非常神奇,如果是自己的卧室肯定是脏乱差三字齐全,何况卡卡西还这么小。
以前小时候事事都与卡卡西争锋相对,那时候的卡卡西又臭屁又死脑筋,关注点全在怎么和对方唱反调上了,现在全方位了解了对方,才真切的体会到为什么卡卡西从小会被称之为天才。
“卡卡西好厉害,明明这么小,一个人就整理的干干净净的。”
发自内心的夸赞,意料之外卡卡西不是理所当然的反应。
似乎是有些害羞的移开了视线?
卡卡西想起了什么似的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买的“通灵板”,抽出一个小圆桌,自己坐在了床上,让带土坐到圆桌另一边。
带土挪动着屁股过来了。
卡卡西叹了口气看着对方不雅观的行为,想提醒他不要弄脏东西,但是又反应过来连东西都碰不到的带土,又怎么可能会弄脏东西。
于是赶紧打开盒子,把字母表和三角板倒到桌子上。
带土好奇的看着这一切,这以前看见卡卡西在超市里举着要买,不过怎么也没想到是要和自己玩。
“这是什么?”带土问道
卡卡西举起盒子给带土看上面的说明。
带土不屑的撇了撇嘴。
“不可能的,这种忽悠人的玩意儿。”
“不试试怎么知道。”卡卡西摊开字母表,两手摊开放在三角板上,“好了快放上去吧。”
“你不念咒语吗?”带土想起说明上似乎要进行仪式来通灵。
“我能看见你还能碰到你,已经算通灵啦。”
行吧。
带土抱着玩游戏的心情把手伸向三角板。
原本以为会直直穿过去,结果感觉手磕到了什么。
他真的碰到三角板了!
带土一瞬间是惊奇的,还有涌上心头难以言喻的喜悦。
他真的碰到了那东西,木制品的触感实实在在的通过皮肤传递到大脑。
带土抬起头,看着卡卡西。
在笑。
那种发自内心的的,高兴的,喜悦的,带着微微激动的笑。
带土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跳的用力了起来。
两方都有奇异的感觉。
“好了,现在应该问问题。”卡卡西说着,话语里是掩盖不住的喜悦。
“带土叔叔,你可以碰到三角板么。”
“什么白痴问题。”带土嗤笑着,推动三角板,卡卡西感觉到真真切切的力量带动着三角板和他盖在板上的手运动。
洞对着“是”。
卡卡西又笑了起来。
带土也感觉到温暖了起来。
在超市的时候,没有碰到牛奶瓶的一瞬间,带土突然感觉迷茫。
是的,迷茫,之前哪怕多么漫长的旅途都从未那么想过,在那一瞬间突然爆发了,虽然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但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自己已经不存在了,已经死了。
过了这么多年,多到自己都数不清。
说不孤独是假的,起初自己还能找到一些认识的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他们都慢慢老去最后葬入黄土。没有人再认识自己,自己也不再认识任何人。
熟悉的景色也在慢慢变化,最后木叶村也变得陌生,被不熟悉的高楼大厦替代。
然后大灾难而至,看着人们跪在地上嘶吼,哭叫,因为亲人的逝去而歇斯底里的怒吼,冲天火光照着满地的鲜血,只有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像个目击者一般旁观着这一切。
有的时候会想,这是对自己挑起战争造成这么多人牺牲这么多家庭支离破碎的惩罚么。
所以看到那抹熟悉的白色的时候是多高兴啊,就像在沙漠中长途跋涉已是绝路的旅人居然看到了一口水井,激动万分又小心翼翼。
即使没有碰到,他也对自己说了“谢谢”。
是的,现在自己,已经不再迷茫了吧。
真是的,明明自己一开始是卡卡西的英雄来着,结果现在反而被卡卡西治愈了。
该说什么,风水轮流转么,还是命运的使然。
带土想着。
无论之后会怎么样,只要卡卡西愿意,自己就会一直陪伴着他。
啊,有机会的话,也会和他讲讲他忘记的那些我和他之间的故事的。





——END——
果然是个flag

评论 ( 3 )
热度 ( 77 )

© 若吾永恒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