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吾永恒星辰

腐and百合。
带卡only,不拆不逆。
万年甜妈,不虐不be。
希望我的故事让你觉得温暖。
喜欢奇特的脑洞。
又手癌又瞎,看到文里有虫请不要大意的指出_(:3」∠)_
如果车挂档了说一下我会补上,谢谢!

【带卡】门对面的那位

#电脑暂时活不过来了,我就用手机打点短文。所以不知道排版怎么样。

#碎掉土X幼卡,用烂的转世梗,不科学的地方比比皆是,私设一堆,逻辑死,带卡感薄弱。

#假设以前的文字和现在的文字读音和样式都不同。

#人鬼情未了

————————————————————
卡卡西最近很戒备。
要问为什么,他发现自家门外面站着一位奇怪的叔叔——白发黑眸,光着上半身,半边身子像是用什么白色的东西缝过一般的样子,那部分的脸上也都是疤痕。
一看就不像正常的大人。
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卡卡西吓了一大跳,没敢和他对视,也没敢搭话,赶紧掏出钥匙转动门手把进了屋。
他告诉父亲门外有个怪人,父亲出门看了看,回来温柔的摸着卡卡西的头说卡卡西应该试着多交交朋友,是不是因为太孤单了所以想着一个人来陪自己。
父亲看不见他。
其他人似乎也看不见他,比如早上送报纸的人也从未表示过关于这个人存在的话语,但卡卡西确信,那个叔叔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每次他上学出门,放学回家,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视线。
但是能感觉视线里没有恶意,别人貌似也看不见他,卡卡西也对他没有什么办法,就任由对方日复一日的进行着这种行为。
卡卡西也从未上前搭过话或者正面给过一个眼神,毕竟他都不确信对方是不是人,事实上每次出门都有做好对方冲过来袭击自己或者有什么其它危险举动的行为。
然而那位奇怪的叔叔什么也没有做,每天都是这样在自家门前那条路的对面,有的时候是蹲着有的时候是站着,像是尊门神一般,雷打不动的在那儿。
两人就这样产生一种迷一般的默契,一个当对方不存在,一个静悄悄的不打扰对方。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是学校的校外课程。
孩子们都很兴奋,因为这样就不用上课,还可以随意的讲话和玩闹,包括卡卡西,虽然卡卡西总是比同龄人略显成熟,但也在孩子的范畴内。
卡卡西的父亲帮他把便当和笔记本装好,叮嘱他要好好听老师的话,听说要去中央历史博物馆,还讲起了自己小时候去博物馆的经历。
第二天卡卡西早早出门,在门口换好鞋,开门的时候果然又看到对面的那位怪人。
余光扫到对方微笑的面容,卡卡西已经习惯了,直接无视掉走上熟悉的道路上学去了。
到达博物馆后老师组织好大家进行参观,橱窗里展示着从古至今文明的遗迹。
解说员也是一位幽默风趣的大哥哥。
“神话时代,人们相信人的体内有一种神秘的能量叫做‘查克拉’。”解说员指着橱窗里展示的一些看上去破烂不堪的纸品说道,“这是当时的人写的一本书,具体内容因为作品的破损已经无法考证,不过似乎描述了一位忍者使用这种查克拉能量打败敌人四处旅行。”
橱窗内还有一块破碎的深色石板,上面刻着一些文字但是已经失传无法解读。
还有一块残片,吸引了卡卡西的注意力,那似乎是某个雕像上的东西,中间一个圆球,左边是盖在上面一半的一层石料,横过来还有一道巨大的划痕。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是个东西……不过竖起来倒是和自己的眼睛有些像。
卡卡西摸了摸自己左眼,那里也有个划痕,不过不是真划的,是个胎记而已。
小时候还被人开玩笑说上辈子怎么死的这辈子会通过胎记反应出来。
怎么想都是封建迷信,不可能有人因为眼睛被划了一刀就死吧,姑且算那些没胎记的人是自然死或者病死的,那有人胎记是在屁股上的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之后还有一封信,据说是从一个坟墓里面挖出来的,但是坟墓里已经没有主人的尸体了也没有其它陪葬品,只有这一封信,信的前面写到是给一个叫Obito的人。
这貌似是一封追思信,这个叫Obito的人早就已经死了,作者貌似当时也已经步入垂暮,写了这封信注定寄不到的信来怀念对方。
大家纷纷猜测这个Obito的人是谁,有人猜是朋友,有人猜是家人,猜恋人的也不在少数。
当大家向解说员哥哥求证的时候,他也只得摇摇头。
“很遗憾,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且因为一些原因,之后会跟大家解释这个原因,已无从考证了。”
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切”声,卡卡西却无暇关注这些,因为他觉得自己居然对这封信的作者感同身受。
明明自己没有这样的朋友,也没有这样的经历。
尤其是这一句“谢谢你,Obito,帮助我替你完成了梦想,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够不够好,还好最后我也要来见你了。”
那种了然和感激的心情通过文字似乎真的穿越了时空钻进了卡卡西心中。
卡卡西感觉没由来的难受。
展区是按照历史时间布置的,之后人们似乎发展出了高度的文明,但一场撼天动地的大灾难爆发,之前的历史难以考证这是这场灾难导致的。
文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但人类是坚强的生物,大家齐心协力打败了敌人,很快在废墟上建立起了新的起点,就这样虽有磕磕绊绊但也顺利的发展到了今天。
到了中午,老师将大家带去休息区吃午饭。
卡卡西打开父亲为自己精心准备了便当,婉言谢绝了几位女生一起吃午餐的邀请。
便当虽然很美味,但卡卡西干巴巴的嚼着,自从看到那封信,他心里就如同哽了什么东西似的不上不下的。
“砰!”突然桌子的对面出现另一个便当盒。
卡卡西抬头,看到对面坐着的正是那位解说员哥哥。
“你好。”对方伸出手,出于礼节,卡卡西也伸出手回握。
“我叫波风水门,你可以叫我水门。”
“旗木卡卡西。”
“很高兴认识你,我可以叫你卡卡西吗。”
“嗯。”
对方很和善,就像一个大男孩。
“卡卡西似乎一直在走神呢,是对有些地方有什么不理解么。”
“我……”卡卡西本想解释自己看到那封信之后的异状,但是这也未免太奇怪了,诚然那封信的内容确实很让人心酸,但是到他这个几乎感同身受的地步似乎有些不正常。
“卡卡西,你知道么。”波风水门问道,“人为什么要研究历史。
卡卡西看了看波风水门,摇了摇头。
“说起来可能有些奇怪。”波风水门抓抓头,“我在这儿当解说员是兼职,我在大学的专业是考古。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来到中央历史博物馆,明明是过去的事情,但是很奇怪的,我却对灾难发生前的那段历史很有共鸣。”
水门是微笑着的,娓娓道来的话语,仿佛就在诉说着那段历史:“但是,那段历史却几乎空白,我想要发掘他,所以后来我选择了考古。卡卡西,你和我当时的状态很像,想必你也是和什么产生了共鸣吧,你看了那边的展柜之后就一直心不在焉。”
卡卡西有些吃惊,这个人虽然傻乎乎的,却意外的敏锐。
“虽然和孩子说这些貌似很奇怪,但是卡卡西我认为……”
“历史,是穿过时间这条慢慢长河的记忆。”

下午的参观顺利的结束了,老师给大家布置了这次参观后的作业之后,大家就各自回家。
卡卡西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意料之内,那位叔叔还站在门对面,就目送着他回家。
鬼使神差的,卡卡西又想到那封残破不堪的信,心里突然没由来的慌起来。
他本想如往常一般开门进屋,但是这一次他转过身,盯着对面的人看起来。
这还是卡卡西第一次正面对上对方。
对面的人先是僵了一下,大概也是知道别人看不见自己的,以为卡卡西也看不见自己,然后他转过身,看了看身后,然而身后只有夕阳西下的余晖。
他又转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抬起手傻呆呆的指着自己,看着卡卡西。
原来这个人是个笨蛋。
卡卡西突然觉得自己躲着对方的那些时候是这么的傻。
他走向对面,滑稽的一幕出现了,对方像是躲着他一样后退,他前进一步,对方也后退一步。
终于,对方的身体靠在了栏杆上,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无路可退了。
卡卡西仰头,看着这位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多少的人。
夕阳的余光打落在街道上,照着卡卡西银白的头发也变成了暖色。
白发黑眸,刺猬头,一半脸还称得上帅气,一半脸却满是疤痕。

“叔叔,你在我家门口站这么久了,是有什么事吗?”




——END——

评论 ( 8 )
热度 ( 99 )

© 若吾永恒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