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吾永恒星辰

腐and百合。
带卡only,不拆不逆。
万年甜妈,不虐不be。
希望我的故事让你觉得温暖。
喜欢奇特的脑洞。
又手癌又瞎,看到文里有虫请不要大意的指出_(:3」∠)_
如果车挂档了说一下我会补上,谢谢!

【带卡】一不留神就这样了(短完 abo 微H )

首发贴吧http://tieba.baidu.com/p/4400177411?pid=85334826643&cid=0#85334826643

注意事项

#有点病的土哥但不是特别病,也许是介于以前的纯洁阳光土和报社土中间这样的?
#背景上是土哥仍然被毁容,但是并没有被斑控制乖乖的回了木叶已经有一段时间,琳女神已死,就是漫画里土哥后悔时想象的那一段。
#新人拜吧,飞起的文风,请轻拍_(:з」∠)_
#虽然是abo但是并没有肉系列_(:з」∠)_
以上。

首发错字已改

---------------------------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带土有些懵逼。

至于懵逼的原因,是因为带土发现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关注卡卡西。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琳死后,带土发现卡卡西成了自己唯一的朋友。
而卡卡西经历了带土舍命相救和琳死亡之后也不复以前的固执和傲气。
虽然两个人仍然时常争吵和斗嘴,但是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争锋相对和势不两立一般的气氛。
更多像是相处多年情投意合的朋友之间的互损和调侃。
其实两个人心底都明白已经把对方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带土发现自己开始盯着卡卡西。

像是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卡卡西喜欢吃秋刀鱼和茄子,以前总是缠着这位咸党人士和自己一起吃甜到腻牙的红豆糕,注意到后带土家的冰箱就常备这两样食材了,虽然卡卡西也有说过不用麻烦不过他还是这么坚持下来了。

再比如每次出任务的时候会先和卡卡西告别,任务回来之后也会第一时间去找卡卡西,如果找不到人或者卡卡西去出任务的话就会干脆赖在他家一直等到人回来,带土已经发展到了可以熟练撬开卡卡西家门的地步了。之后卡卡西也只能无奈的表示如果门被撬坏了会很麻烦给了他备用钥匙。

当然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会恳求已经当上火影的水门老师给自己和卡卡西开个后门分配到一组出任务,每当两人露出一对写轮眼配合默契的消灭了敌人的时候带土就会没由来的涌现出一股满足和迷之“不愧是我家卡卡西”的自豪感。虽然卡卡西过后总是会说他爱出风头,不过看得出来其实卡卡西自己也很开心。

还有更多更多,无聊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跑去和卡卡西打发时间即使只是发呆,可以在例行调查时熟练的替卡卡西报出识别号和个人资料,虽然鄙视卡卡西对书的品味不过每次还是会下意识的关注一下有没有新刊可以帮他带……甚至每次凯来找卡卡西挑战的时候都会觉得不爽,胡乱找些理由赖着卡卡西让他推掉凯的挑战或者随便应付应付,虽然每次卡卡西都说他“是只需要母鸡保护的小鸡仔”,但还是会优先选择他,留下凯一个人在原地一脸懵逼,二脸茫然……

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发展到有点不正常的一个地步了……恩,坦白说是很不正常。
带土那贤二的生锈智商难得开始了艰难的运转,理智上告诉他这样很有问题,但是行为上并没有改变。
坦白说就是虚心接受,死不悔改。
于是带土仍然像只小鸡一样死死缠着卡卡西这只老母鸡。
既然卡卡西都不介意当老母鸡,自己当然也不介意当只跟屁股的小鸡。
看看,着实是没脸没皮到了极点。

然而天地有变,造化弄人,本来就很不正常的事情朝着更不正常的方向发展了。
带土撞上了卡卡西的发情期。
这下轮到带土一脸懵逼二脸茫然了。
带土一直以为卡卡西是个Alpha,再不济也是个Beta才对。
明明12岁那年的检查报告自己偷偷看过卡卡西的推测栏上面写的是Alpha呀——然而这时水门帮卡卡西修改后的结果。
明明那时候卡卡西高兴的表情都不对劲了啊。——然而卡卡西根本没有高兴,表情不对劲是心情复杂。
明明卡卡西忍术精湛刀法凌厉用起写轮眼来也是厉害的不行啊。——然而忍者不可以暴露自己的性别,所以会服用伪装剂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性别,而且在这个以查克拉为尊的世界技艺不精的Alpha也是个废。

总之虽然带土小时候是个哭包,但是不可置疑的是他还是继承了宇智波家的优秀血统——而且是作为一个Alpha继承的。
看着一个发情的Omega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的样子很难没有Alpha不会有反应,不过忍者为了掩盖自己的性别都是有服用抑制剂和伪装剂的,而且作为一个忍者必须学会控制情绪和保持理智,但还是对带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看着卡卡西艰难的扒拉着柜子上的抑制剂,但是很显然发情的他并没有太多的力气,双腿颤抖着想要挪动那么一点,裤子和地板上濡湿的那是——打住打住不可以往下想不然真的就完了!!

带土现在很后悔自己不敲门就闯进卡卡西的家,不过此前他也从来没敲过门。他就这么呆愣在门口,而卡卡也发现他了,视线往带土的下半身一移……瞬间明白了一些自己恨不得别明白的东西,马上转回头然后更使劲的想扒拉下柜子上的抑制剂。

带土就这么硬着看着卡卡西背对着他装鸵鸟忙活,鼻间都是甜腻腻的信息素的味道,像阳光一样暖洋洋的又像稻草一样带着清香,侵入他的大脑慢慢的盖过了理智——推倒他,侵犯他,填满他,用结死死的卡住他,最后标记他,说不定还会有可爱的宝宝,这样他就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了,永远永远永远……

里人格爆发的甜党非常的可怕,卡卡西终于从柜子上扒拉下抑制剂之后回头就看见一脸阴郁的用仅剩的一只写轮眼死死盯着他的带土,血红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欲望和占有的意味。

卡卡西开始思考用雷切阻止带土的可能性,但那有可能伤到带土,但是如果用最保险的体术打晕带土自己的状况可能做不到……卡卡西在脑袋中转了好几百种可能性,虽然他的脑袋也和烧糊的煎蛋没什么区别了,但感谢带土的伪装剂还是在发挥作用的,没有外泄的Alpha信息素好歹使他保持了一定的清醒,不过带土的抑制剂似乎已经不管用了……

“带……带土?”他试探着喊了一声。

而现在带土脑袋中已经完全没有思考这个概念了,只有——去TM的控制情绪,去TM的保持理智,去TM的忍者就是可以忍耐的人!

带土一步一步的靠近卡卡西,卡卡西抱着抑制剂的袋子向后靠在了柜子上,一只手在背后已经做好了标准手刀的姿势准备发力。

当带土靠近最终靠近卡卡西的时候,卡卡西一个手刀劈下去,但是却劈空了……不对!是穿过了带土的身体。

卡卡西这一刻非常的想爆粗口,没想到这个笨蛋这种时候还会用神威,他立刻转身准备进行下一击,手刚穿过带土的身体就被看准时机一把抓住,带土抬起一条腿强行挤入卡卡西的双腿之间——一个标准的壁咚就这么诞生了。

带土发誓这辈子都没这么敏捷过,感觉自己的速度可以超越阿凯。

“带土!你冷静一点!“卡卡西开始剧烈的挣扎,但是被制住的身体没有挣开分毫,左眼的写轮眼开始旋转,既然带土这么不客气的使用了写轮眼他可没这么好脾气的乖乖让带土得逞,虽然有可能伤到带土但是……对不起了!带土!

哪知带土拉下他的护额挡住他的眼睛,所以写轮眼要你何用!卡卡西人生中第一次在同一天想爆两次粗口。

带土凑到他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到耳朵上引起一阵颤抖。低沉的声音温柔的说出残酷的话

“再动就真的侵犯你。”

卡卡西一下子就僵直了身体,感觉到带土的腿在恶意的蹭弄自己的下面,已经准备好的地方流出大量的粘液黏黏糊糊的把带土的裤子都弄湿了,腿已经软的不像自己的,整个人几乎是在靠带土的腿支撑着,所以随着带土的腿的摇动整个身体也左右摇摆着像在求欢。

“呼……不行,带土,如果你这么做……”像有微小的电流在体内划过,理智像在玩蹦极掉下去弹起来掉下去在弹起来……

“你能把我怎么样,而且我还没说我要做什么呢……”低低沉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卡卡西现在想第三次爆粗口。

Alpha都这样吗……一闻到信息素连性格都崩坏了,一群就知道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卡卡西不打算再和带土讲道理了,侧过脸去做好了觉悟。

想来带土也算是为了自己命都不要了,而且自己“写轮眼卡卡西”的威名本来就是托了他给的一只写轮眼,就是别拔吊无情就好,没想到这种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戏码有一天也会轮到自己。

卡卡西自嘲着,带土已经连面罩带领口都扯掉了,露出了柔软的嘴唇和白皙的脖颈。

真美。

带土的眼睛冒着像是野兽看见猎物般的光,一脸病态的痴迷。






卡卡西等了半天不见带土有动作,突然感觉脖子上一阵微小的刺痛,熟悉的液体慢慢滑入自己的身体,体内的热度和难受的欲望开始慢慢消退。

带土往自己的身体里注射了抑制剂。

“带土……你……“被推上护额终于重见天日的卡卡西看着带土小心翼翼的推着针管。

接来下是无言的沉默,但是并没有尴尬的感觉,带土注射完了抑制剂之后还帮卡卡西带上面罩把领口整好这时才开口。

“能借你家的卫生间用一用么。“

卡卡西感觉自己的脸烧了起来。

“用吧。”

带土默默的走进卫生间,默默地看着右手

五姑娘,这次就麻烦你了……

说不感动是假的,带土硬生生的忍住了应该很不好受吧……卡卡西看着卫生间的方向。

突然觉得刚刚这么顺势下去也没什么。

写轮眼表示我要被秀瞎了。


于是事情照着越来越奇怪的方向发展。

带土卡卡西都默契的绝口不提这件事,仿佛没有发生过。

不过有些事情也在悄悄改变,比如卡卡西不再作死把抑制剂放在这么高的地方,带土进屋前都会记得敲门,对于凯的挑战带土拉着卡卡西就走。

于是一直被嫌弃从未被超越的凯继续一脸懵逼二脸茫然。

出任务的时候带土有意识的站在卡卡西和同伴之间把他隔开,敌袭的时候下意识的挡在卡卡西的前面,一看到卡卡西使用神威有些过度就停止万花筒……

于是卡卡西用独身一人端掉一个敌人据点表达了不满。

这件事之后带土面上说没什么但卡卡西知道他生气了好长时间。

不过自己必须这么做,他不需要带土保护他可以保护自己,即使自己是Omega和大家一起协同作战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生气完之后的带土不再对卡卡西过度保护。

不过卡卡西随即发现带土开始盯着自己看,每次回头找带土的时候总会发现他看着自己,感觉无时不刻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背后,尤其是在他和别的同伴聊天和谈笑的时候还会带上一些小孩子般的怨念。

只有带土知道自己快疯了,他知道过度保护卡卡西是不对的,他也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尊严,卡卡西就是卡卡西不是需要自己保护的软弱人质。但是一想到卡卡西会受伤会流血他又觉得呼吸一窒,如果卡卡西死了的话……带土觉得自己有报社的倾向。

如果说之前的行为只能算过度关注的话,现在行为简直已经到了跟踪狂的地步了。

一刻也不愿意卡卡西离开自己的视线,盯着卡卡西的嘴唇就会想亲上去的话一定很软,移到脖子就会想到第一次撞到卡卡西发情的那一天,想在上面啃咬,吮吸,留下自己的痕迹,再往下就是结实的胸膛,如果舔那里一定会让卡卡西发出很可爱的声音,再往下……想着想着带土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气血上涌。

看到卡卡西看着别人会觉得不爽,明明应该一直看着我才对。对别人展露笑颜的时候会抓狂,虽然笑的最多的时候还是在自己面前。喂!那是谁的咸猪手赶紧给我放开卡卡西!不然放进神威空间小黑屋十循!!

不过最令带土满意的还是卡卡西的眼睛,是自己给他的写轮眼,感觉就像卡卡西被自己的写轮眼锁住一样,一辈子也别想逃开。尤其是战斗的时候转为万花筒,敌人的血溅在卡卡西的脸上衬的卡卡西的肤色更白,一红一黑的眼睛仿佛有些妖艳。

这么一想被压在大石头底下似乎也没什么了,岩忍似乎也可爱了起来,下一次交手我会手下留情的。

不过带土一直克制着自己不要做伤害卡卡西的事情,还会提醒卡卡西按时用药,抑制剂是有副作用的,不要注射太多,好好休息,看亲热天堂要克制不然肾虚。

每次卡卡西笑着点点头的时候带土就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前途一片光明,啊!木叶的大好河山啊!你是这么的明媚!




卡卡西选择在带土生日的那天和他摊牌。

“虽然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感情,不过当时……就是第一次你撞见我……的时候,我觉得如果是带土,没有问题,所以带土……我喜欢你!”

糊着满脸蛋糕的带土一脸呆然的看着红着脸告白的卡卡西

“所以,你的答案呢。”卡卡西坚定的看着带土,两只眼睛不管是黑色的那只眼睛,还是自己给的那只写轮眼都散发着光辉。

麻麻!我看见了天使!我看见了星辰!

带土依旧愣神,卡卡西以为他傻了走过去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带土突然潸然泪下,用手背抹了抹眼泪,但是并无卵,他开始哭的越来越凶。

“呜呜呜呜!!”

“真是的。“卡卡西无奈的笑着,”怎么又变成小时候那个爱哭鬼了,有这么高兴么。“

带土一把抱住卡卡西,声泪俱下,哭的眼泪鼻涕全往卡卡西的衣服上抹。

带土哭着想说自己无父无母,一出生又是战时,看着朋友一个个逝去,族内又争斗不断,又是个吊车尾,总之有很多很多心酸事,不过有了你一切都无所谓,但是最后还是只化成了一句话。

“谢谢你卡卡西!有你真是太好了!我也喜欢你!呜呜呜呜。”

“真是的真是的别哭了!”卡卡西笑着回抱住眼前的人。

于是故事的结尾是这样的——带土一脸懵逼。

至于懵逼的原因,是因为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和卡卡西在一起。
于是他决定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两个人都要一直走下去。


——END——

---------------------------------------------------------------------------
看文不知写文难_(:з」∠)_
其实本来是想写病娇化的土哥的,但是写着写着又想病娇化的土哥还能好么,既然本文的设定是土哥已经从良了那么久让他一直和小时候一样善良纯良下去吧。
因为其实两个人已经两情相悦了所以也就不来什么狗血大戏直接快速进展【虽然真是是略快】顺势这么HE了。
第一次写文还是觉得有很多不足,文笔烂文风也飞了起来,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后祝大家这口糖吃得开心。

评论 ( 9 )
热度 ( 125 )

© 若吾永恒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